海钓绿码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7章 饿死了,被逐出中原,反手灭黄巢兴大唐,海钓绿码,御书房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一般来说,个人的期望值和现实给的答案总是有差距。

期望值越大,失望也越大

据说这叫心理落差。

根据僖宗皇帝的圣旨,朱温当上了检校司徒、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左金吾卫大将军、宣武节度使。

李克用也被任命为检校司空、河东节度使。

李克用把两个人的官衔对比了一下,马上发现了猫腻:朱温有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”的职衔,自己没有!

那个什么大将军,没有就算了。但是这个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的职衔,意思是朝廷派驻地方的宰相,习称“使相”。

宰相啊,多大的荣耀!

朱温现在已经是使相了,我却不是!

凭什么?论出身,他朱温可是黄巢那头被招安过来的,而我们沙陀朱邪,早在懿宗朝就因为平定庞勋之乱,被赐了李姓,籍系郑王房,成了正经八百的皇亲国戚!

战功不用比了吧?我们沙陀军对黄巢,渭南梁田陂、零口华州城,攻占长安,对了,还有王满渡救朱温!李某六战六捷!

可最后,朱温成了使相,坐镇中原;我不但做不了使相,还要去偏远的河东。

一阵冷风呼呼灌进脖子,寒意钻进李克用的锁子连环银叶甲里。他抬起左眼看看天空,灰蒙蒙的天空,大片的阴霾看不到边际,灰色的云朵好像压住了心跳,甚至有些令人窒息。

真想把甲胄脱掉好轻松一点。

不公平!

这三个字沉甸甸地挂在心上,好像心脏都要跳不动了。他从踏雪胭脂马上回头看看迤逦不尽的沙陀军。

也难怪邈佶烈记住了那米虫的话:非我族类,什么来着。难道米重威说的是对的?李某以君臣之义自许,官家却要把沙陀和汉人分成两类人?

李克用心事重重,忽然鼻子里闻到一种淡淡的腥味,却又不是战场上熟悉的血腥味。他有些疑惑地抬起左眼去搜寻腥味来源,正好看见史敬存向自己飞马而来。

他那身醒目的白袍,在黑盔黑甲的鸦儿军中格外醒目,似乎是在向所有敌人宣告:天下第一神枪在此!史爷在此!不服来战!

飞驰而来的史敬存看见了父王,赶紧勒住战马、滚鞍下马抱拳:“禀父帅,朱使相说他要先去汴州安排接风……”

这句话让李克用更窝心了:我现在还没当上使相,你却称朱温为“使相”,是要故意恶心你父王吗!虽然知道十一没这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宁颂

绿毛臭豆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