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钓绿码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48章 这个戏要改,被逐出中原,反手灭黄巢兴大唐,海钓绿码,御书房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女儿竟然如此冲动,连寿王也见所未见。他虽然心里也觉得这个戏有大问题,但却不会像李九娘这么冲动,而是笑着看了看郑綮:

“郑相以为如何?”

郑綮倒是觉得这个戏虽有不足,但形式新颖,很有意思。听寿王问自己,觉得不妨来个缓兵之计,等大家心平气和,恐怕更好商量:

“殿下,是否容他们先收了赏钱,闲人散尽之后,咱们再从长计较?”

寿王点了点头,郑綮把宋雄招来,吩咐他前去收钱。宋雄颇感奇怪,但相爷匪夷所思的做法本来就多,故也没有多想,就去向叶厚生取收钱的陶盆。

叶厚生怎敢令他去收钱?自然百般推辞,连说“不敢”。可是宋雄只是瞪了他一眼,他也只得交出了陶盆。

只有那帮看客,眼见这么一个大人物亲自来收赏钱,感觉他不是来收费的,倒像是来劫道的。连忙倾其所有,交了“赏钱”,一个个离开棚子。等回到阳光下,回味起刚才的新戏,又觉得多交钱其实也不冤,这戏实在精彩。不停议论着离开。

眼看宋雄收完了赏钱,李九娘心中一动,向四娘使了个眼色。四娘当即上前问道:

“今日赏钱多少?”

宋雄也知道她是王府郡主的贴身护卫,倒也不好怠慢,将陶盆给她看看:

“两三贯罢了。”

叶家人听了这个惊人的数字,心中却是喜忧参半。这一场新戏大获丰收,当然令人欣喜。但是李九娘的颐指气使,却又让他们忐忑不安。

叶友孝正要上前分辩,却被叶厚生轻轻拉住。

只听郑綮说道:“如今闲人都已走了,臣想听殿下高论。”

他并不忙于表明自己态度,一个是尊重殿下,一个是也怕若自己先说明态度,如果与殿下意见相左,未免尴尬。

寿王并不推辞,略一沉吟,便将叶家人叫来:

“这戏中唱到杭城,你家有谁去过杭州?”

殿下的问题未免过于古怪,叶友孝连忙上前一躬说道:

“禀殿下,小民们从不曾去过杭州。”

寿王看看叶友孝,哼了一声:

“也就是说,此戏通篇都是杜撰了。”

叶友孝头有些大。这寿王怎么了?我没去过杭州,就不能唱戏中人物去杭州?编戏编戏,不都是编吗?怎么就成了杜撰?奇哉怪也。再说仅凭这一点,就否定全戏,不就是挂一漏万?难道我们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历史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本驸马热武器自由,开荒怎么了?

疯瓶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