取名好难哦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4、朋友妻不客气(下内射朋友妻),好吃不过饺子,取名好难哦,御书房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沈浣玉正在猛烈进攻的动作突然停住了,身体一瞬间僵硬得如同石雕。与身体情动的火热相反的,是内心被泼了一桶凉水的冰凉。

他知道自己不该生气,也没有愤怒的资格。身下的人是朋友的妻子,而且他喝醉了,是被自己用不光彩的手段窃取来的。

即使牧寒在床上喊了自己丈夫的名字,他这个奸夫又有什么愤怒的资格?

然而那双一向笑着的多情眼却阴沉了下来,深灰色的瞳仁倒映出身下人沉沦于情欲的模样。

牧寒英挺的面容沾染了春色,连眼脸都晕开了胭脂色。浓黑卷翘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湿气,醉意朦胧的眼神空茫的望着,不知是在看沈浣玉,还是透过他的影子看着别人。

“看清楚我是谁。”简单的几个字像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,清越的嗓音带着危险的寒意。

突如其来的妒意击垮了沈浣玉的理智,他用力掐着牧寒的下巴,逼迫他抬起头来看清楚他的模样,雪白的指节在对方略显深色的皮肤上落下了红印。

“疼……”醉糊涂了的牧寒根本无从思考,因为疼痛皱了一张脸,他本能的挣扎着想要逃脱给自己造成伤害的人,软绵绵的手抵在沈浣玉的肩膀上,做出推拒的举动。

那点力道轻得几乎让人感觉不到,却叫沈浣玉怒不可遏。埋藏在紧致甬道里的肉棍又涨大了几分,他缓缓的抽出性具,不顾穴肉恋恋不舍的淫荡挽留,几乎将性器完全抽出来,只剩下龟头被肉穴紧紧的咬着,随后又狠狠的全根没入。

“啊哈——”牧寒搭在沈浣玉肩膀上的手骤然收紧了,温润的白玉上多了几道尖锐的红痕。低哑的声音带着痛意,又有几分被情欲浸透的媚。

沈浣玉这一下直接捅到底了,蜜色的小腹都微微鼓了起来,两条修长光滑的大腿攀上去夹住了沈浣玉强健有力的腰身,试图阻止他过于放肆的动作,然而只是徒劳。

粗大的阳具反反复复的抽出到穴口,再用力的捅进去。牧寒被顶得身体往上窜,又被掐着腰带回来,根本无处可躲。男人被精水装满的囊袋拍打着柔嫩的阴唇,“啪啪啪”的声音比夏日暴雨拍打窗户的节奏更加密集。

牧寒仰着头,汗水从下颌滑落,顺着艰难吞咽的喉结落入锁骨。鼓鼓囊囊的胸膛难耐的挺了起来,两颗鲜艳的红樱桃跟随者被操干的节奏一晃一晃的。

他的唇色红润到艳丽,饱满的唇珠像是在朝人索吻,沾着晶莹泪意的黑色眼眸却始终带着无辜的茫然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高辣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来自异界的小妖女

暮雨今天努力了吗

潮湿夏夜

众谷

不杀生

a22677

直播的恋爱日常

清风拂烟

笼中翼

沧海末崖

我能舔还不要脸

一本正经的老色批